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聊天机器

Chatbot's private blog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】笑笑  

2009-02-28 13:09:52|  分类: 其它各种垃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●小时候,我跟着电视学唱《聪明的一休》的主题歌(日文),误听误学,就唱成了“格叽,格叽,格叽,格叽格叽,阿姨洗痰盂……”  

  ●“学习雷锋,好榜样……立场坚定豆子香……”为什么立场坚定了,豆子也就香了呢?因为豆子也是爱国的吧。我一直是这样理解的。  

  ●我小时候听别人唱过一句:“我们坐在高高的骨灰缸边,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……”觉得很恐怖,直到高中才知道歌词是:“……谷堆旁边……”  



  ●听陈小春的新专辑《抱一抱》,风格换了,情深款款的。一路听下来,忽然听到陈小春频频唱“小畜生”,再留神,没错啊,全句似乎是“让全世界叫小畜生”。不是改雅痞了吗?不对头啊?一看歌词才知:“我可 以让全世界都笑出声!”唉!  

    ●有没有听过张学友唱的《结束不是我要的结果》———“……结束不是我要的结果……那个等在车窗里面的人已不是我……”我和好友俩人听了很多次,都以为“那个等在厕所里的人已不是我……”怎么也没想通。  



  ●还有一次,把“……大雁听过我的歌,小河亲过我的脸……”听成:“大爷听过我的歌,小伙亲过我的脸。”晕!   
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●任贤齐版的《神雕侠侣》的主题曲里“让我悲也好,让我醉也好……”我总是听成“杨过悲也好,杨过醉也好……”哎!干吗老跟男主角过不去呢!!!  



  ●还记得游子费翔的《故乡的云》吗———“……鬼来吧,鬼来……(归来吧,归来)”,乍一听,真吓了一跳。  



  ●我一个农村来的同学,在听张惠妹的《姐妹》时,“……你是我的姐妹,你是我的Baby!”听了两天,终于忍不住开口了:“这女的怎么唱的啊?怎么又是我姐妹又是我伯伯的啊!?”   

    ●第一次在听童安格《耶利安女郎》时,竟听成“……野驴呀,神秘野驴呀……”纳闷儿了好一阵子!  



  ●要说吐字不清,首推周杰伦,他一首歌里哼哼:“小*人,小*人,小*人,小*人,小*人,小*人……”我一听那个爽,也跟着唱,被女友痛骂后才知道,那兄唱的是“周杰伦,周杰伦,周杰伦……”还有管自己叫小*人的?   


 ●当年综艺大观的结束曲:“再见,再见,相会在彩屏前……”怎么听都像:“相会在太平间……”后来估计是观众意见太大,改成“相会在掌声里”了。  



  ●记得米老鼠和唐老鸭吗?片头说,“啊,演出开始了!”我听了好久,一直以为他说,“啊,野猪拉屎了!”  


  ●《龙的传人》那句“永永远远地擦亮眼”,当初无论如何也听不懂,总听成“永永远远地差两年”,老是纳闷儿,为什么一定要差两年呢?  


  ●我的高中同学告诉我,他小时候把“边区的太阳红又红”听成“变压器的太阳红又红”!他那时根本不知道“边区”是什么,只是记得清清楚楚,每天傍晚时可以看见村子西边红红的落日。最要命的是,在他们村子西边某个高处架着一台变压器,傍晚刚好看到变压器上方有一轮红日。于是我同学一直纳闷儿:为什么写歌的人知道他们村的变压器放在西边呢?  



  ●刘德华的《中国人》里,“五千年的风和雨呀藏了多少梦”,听成“吴倩莲的风和雨呀藏了多少梦”。奇怪,难不成他们有过一段……  



  ●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”,听成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卖卖电脑……”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4)| 评论(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